【轻考古】兄弟别怕,你的下半辈子,我管了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33

  当迈克-康利举起最佳队友奖杯的时候,很少有人会细究这个奖杯下刻着的“特威曼-斯托克斯”到底是什么,然而在这两个名字背后,却有着一个包含热血、责任、青春、友情,以及人类最终极善良的感人故事。

  

  上世纪50年代,莫里斯-斯托克斯是NBA最出色的大前锋之一,职业生涯第一场比赛他就砍下32分20个篮板8次助攻,新秀赛季,他场均砍下16.8分16.3个篮板4.9次助攻,三项数据分别位列联盟第10、第1和第8,毫无争议地当选最佳新秀,并连续三年入选全明星和最佳阵容第二队,是NBA冉冉升起的一颗新星。

  凯尔特人的播报员约翰尼-莫斯特这样评价斯托克斯:“他的速度、传球和意识难以置信,我第一次看到魔术师打球时就想起了莫里斯。你必须明白,斯托克斯6尺7寸,240磅,像后卫一样控球,像中锋一样抢篮板。”

  

  而作为他的队友,也是我们文章另一个主角的杰克-特威曼虽然没有斯托克斯耀眼,也是全明星的常客以及队内最重要的得分手,他们本应该继续并肩作战,然而一次意外改变了两个人的人生轨迹。

  1958年3月12日,常规赛收官战,辛辛那提皇家对阵明尼阿波利斯湖人,斯托克斯在一次上篮之后摔了一个倒栽葱,直接昏了过去,过了一会才恢复了意识。根据当时的报道,斯托克斯爬起来时状态很不正常,他跪在地板上像一个忏悔者,痛苦地用手捂住头,很久才站起来。

  如果换成现在,斯托克斯一定会被送回更衣室,接受相关检查,然而在那个篮球运动员和伐木工区别大不大现代,他的队友们只是等他站起来之后拍拍屁股以示鼓励。休息一会以后,斯托克斯重新回到球场,那场比赛他砍下了24分、19个篮板,皇家队以96比89战胜了湖人队。

  三天后,辛辛那提皇家在季后赛中83比100输给了活塞,斯托克斯在比赛中显得笨拙而迟缓,尽管如此他还是得到12分、15个篮板。赛后,球员们凑在一起喝了几杯啤酒,斯托克斯抱着马桶狂吐不止,队友们以为他只是喝多了,或者像吉姆-帕克森一样得了流感。在底特律机场,斯托克斯已经虚弱得无法走路,他向队友求助:

  “帮帮我,我感觉有点不对劲儿。”

  

  “他差点晕倒,”汤姆-马绍尔回忆,“当时迪克-里克茨和杰克-特威曼也在那儿,我们一起把他扶到飞机上。”辛辛那提皇家的队医觉得,一场宿醉或者流感没什么大不了的,叫救护车有点小题大做,回辛辛那提再去医院也不迟。

猜你喜欢